新濠天地


新濠天地

释延参走红网络:网络的好处说不完

  观音殿里,建筑宏伟、佛像端庄。佛像前,一位年长的僧人在黑板前手持话筒,操着并不标准的普通话,讲解宋代婉约派女词人李清照的名作《如梦令》。台下20多名小徒弟分别坐在两张大桌子的两边,人手一台笔记本电脑。小徒弟们一边听课,一边整理课堂笔记并发布在各自的微博里,黑板正前方不远处,一台摄像机正在全程记录讲课过程。

  这是6月22日晚,河北衡水市景县开福寺里僧人做功课的真实情景,讲课的僧人就是最近红遍网络的“萌僧”释延参——“@延参法师”。

  释延参走红网络,或许并不能仅仅用偶然来概括,自2006年以来,他一直活跃在网络中,这也成为现在生活的常态。释延参和徒弟们的生活简单、忙碌,每天的必修课主要就是念经、微博,平时还会参加一些社会活动——最近更是频繁接受访谈。

  释延参带着幽默、智慧和小清新冲进微博阵地,被称属于“治愈系”。不过,他的走红,同样引起了一些人的质疑,如被指“蓄意炒作”、 “六根不净”等等。而释延参也毫不避讳网络给他和寺院带来的益处,“网络的好处说不完,对于我来说,它在建设寺院、培养僧人和文学出版方面带来很大帮助”。

  同时,释延参在微博上表现出被称属于“治愈系”的淡定,从另一个角度,也反映出当下一些纷乱的网络现象和部分网民的焦躁不安。

  “绳命”的走红让释延参被网友评价为“超萌法师”,而他熟练运用网络语言,幽默、巧妙、小清新的回答赢得了大量网友的关注,很多粉丝自称“翘首以盼”他的微博更新,“为求一笑”。

  6月14日,和往常一样,释延参频繁更新自己的微博,他有一个习惯,每条微博尽量配上自己生活或字画的图片。这一次他发布了两张自己遭猴子“戏耍”的照片,微博写道:“假如是前世相识,也请保持今生的距离。如果距离是一种伤害,那么不妨选择遥望。距离太近,也许是伤害。”

  照片发出后,与之对应的视频资料很快被网友找出,爆红网络。这段视频全长约4分30秒,视频中,法师手持两个话筒,用浓郁河北口音对着镜头说:“让生命多一些开心,让岁月多一些辉煌……”此时,身旁的猴子不时伸出爪子拉扯骚扰,释延参神情淡定继续解说,猴子变本加厉,抱住法师的背,甚至爬上了法师的肩头嬉闹,受此干扰,法师的讲话屡被打断,顿时语无伦次:“绳命,是剁么的回晃;绳命,是入刺的井猜(生命,是多么的辉煌;生命,是如此的精彩)……”此后,法师不断重复着“绳命”,令人忍俊不禁。视频蹿红后,网友将释延参的讲话演绎成又一种新网络文体“绳命体”,遍布网络,视频主人公释延参被网友评价为“超萌法师”。

  这段视频并非最新录制,也非第一次见诸网络,早在三年前,视频录制完成后就被上传到视频网站。据释延参介绍,2009年他和徒弟们游至峨眉山,并按惯例留下视频资料留念,“由于山路狭窄,为了不妨碍游人行走,我就靠在栏杆边说话,没想到惹得一群猴来围观,抢了我的稿子不说,还拉拉扯扯,我是一个僧人,上蹿下跳自然不妥,只好故作镇定”。

  “延参法师”的微博认证为河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沧州市佛教协会会长,网络走红后,他的微博粉丝日增数万,截至6月26日,其新浪微博粉丝数超过135万,微博影响力、人气居高不下,端午节前后,有关他的话题一直位于排行榜前列。

  释延参并不掩饰他对网络和网友的兴趣,并乐此不疲地同网友交流,其僧人的身份、蹩脚的普通话、憨厚的外表和幽默的语言成为网友津津乐道的话题。网络走红后,他频繁接受各大社交网站、论坛和媒体的访谈,讲述自己对人生、网络的看法,网友更是热情高涨,往往短短2个小时的访谈,引来数万问题,内容千奇百怪:如何理解爱情?如何学好一门外语?四大名著最喜欢哪部?看不看欧洲杯?平时伙食怎样?蚊子咬你怎么办?……“爱情比太平洋还深,跳进去就上不来了;贾宝玉呆呆地对悟空说,孔明哥哥好萌,说他跟宋公明很熟。四个字,一场空忙……”释延参熟练运用网络语言,幽默、巧妙、小清新的回答赢得了大量网友的关注,很多粉丝自称“翘首以盼”他的微博更新,“为求一笑”。

  “微博真的不是谁家的私塾,讲那么多的大道理做什么,大家的快乐就是生活的底线。简单一些、平和一些,让大家感觉到彼此是一个平常的朋友,感觉到亲切、温和,不必要感觉到又看见班主任了。” 释延参总结自己的网络心得,他自嘲和《大话西游》中的唐僧“同在佛门,彼此彼此”。

  寺院每天的学习任务很重,出家人面对的学习压力要比普通人大得多,网络是出家人学习不可缺少的手段,同时也不能把所有的目光都盯在网络传播的一些丑恶现象上。

  释延参并不认为自己突然爆红,他自称“明明一直很红”,他一名徒弟说,师父的走红看似偶然,其实“这么多年,师父一直很努力,一直活跃在网上”。

  释延参告诉早报记者,他1988年时披剃出家,得法于佛教天台宗正宗第四十六代传人,正宗临济禅宗传人,座下弟子200多人,遍布各地。释延参出家前曾在一家报社做记者,对文字和媒体熟悉,出家20多年,长期从事佛教教学工作,一直关注时事热点,投身社会活动,并养成用文章记录生活的习惯。1997年香港回归、1998年南方洪灾、2003年非典、2008年奥运和汶川地震等重要时期,释延参都通过举办书法展、发起慈善救助活动等方式参与其中。

  除了这些国家大事,他还热衷参与网络事件,曾多次发起资助失学儿童和白血病大学生活动,并积极支持免费午餐计划,他曾参加过网络选秀活动,也受邀出席过游戏展。自2006年以来,他一直活跃在网络中,自认为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资深网虫和信息达人。博客兴起之时,他几乎每日都在更新文章,留下近千篇日记,记录寺院的生活和小徒弟们的故事,除了日记,他还创作了大量文学和书画作品;播客(视频分享)时代来临之后,他的身影遍布视频网站,他积极投入佛教网站和电视节目的制作,内容五花八门,包括此前大热的峨眉山遭猴戏耍的片段;2010年,释延参转战微博,两年多时间里发了1万多条微博,内容涉及各大网络事件。

  释延参对早报记者说,自己曾是网络的抵制者,认为网络就是游戏,僧人与网络格格不入,更不能容忍小徒弟玩网络游戏。然而看到小徒弟们谈及网络便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一听师傅讲课就愁云惨雾、没有动力,他开始试着去认识网络。

  2006年,释延参投身博客社区,每天将寺院的生活和小徒弟们的战斗写出来分享,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出家人没有仇恨,又没有多大的烦恼,我在博客里挺受欢迎,通过网络认识了众多网友,他们向我倾诉自己的烦恼,渐渐习惯我的闲言碎语”,对于释延参来说,为众生解忧排难是要义,如同在现实的生活中,前来倾诉、求助的人总是源源不断,网络为那些遥不可及的人提供了平台。

  “寺院的生活很紧张,它是一种集体的学习和生活,晨钟暮鼓,每天的学习任务很重,出家人面对的学习压力要比普通人大得多,如果一个僧人不看书、不学习,如何去理解这个社会,融合这个社会,又怎么能做到言传身教?”释延参认为网络是出家人学习不可缺少的手段,他举例说,以前要去一趟普陀山,要耗费大量时间和路费,通过网络,敲击三个字,或许就是几分钟,便可以浏览整个关于普陀山的信息;同样,徒弟们想听法师讲课或者阅读一本经典,现在只要鼠标动一动。

  释延参还要求徒弟们经常上网和使用微博,在他看来,世界已离不开网络,传统文化再精彩、辉煌,如果跟不上时代的脚步,终究要被淘汰。“社会在进步,面临的课题、挑战越来越多,网络给大家提供了很大方便,也会给大家带来很多困惑,在平衡之间,寺院的学习和生活,网络是首选,既节约时间,又比较方便。”

  在一些网友看来,科技是把双刃剑,网络上纷纷扰扰,佛门净地,难容科技之戾气,也担心僧人涉世太深,影响修行。释延参则认为传统文化的普及,脱离了现代媒体,就像少了一条腿,很难走远,而生活就是修行,而不是闭门不出独善其身,只有融入社会,才能影响社会,才能造福社会。对于战争、灾难以及网络上传播的一些丑恶现象,释延参认为这是社会与生俱来、无法避免的东西,需要用一个端正的世界观、人生观去看待,如果把所有的目光都盯在负面事件上,势必造成自己人生的灰暗、惨败和灾难,“生活当中,社会里难免风风雨雨,阳光普照的地方再广阔,也总有寒冷的地方,一个人的心态,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多关注善良。”

  释延参算得上是一个十足的微博控,在微博面前,有些无法自拔,无论是在寺院还是在赶路,他都会忙里偷闲抱着手机刷新微博,和网友互动,微博走红后,他每日的安排满满当当,来访者川流不息,很多时候,他需要靠一罐又一罐“红牛”来补充能量,即便如此,他仍不忘关注微博,此时,身边的徒弟就不得不拿走师父的电脑和手机,强行让师父休息。

  徒弟听课要同步整理课堂笔记并发布微博,每堂课都有摄像机全程记录;每次出外,释延参都会带几名乃至十多名徒弟,徒弟们各司其职,负责开车、更新微博或录制视频。

  释延参不仅自嘲“土得掉渣”、“口音雷人”,还经常打趣小徒弟“傻呆肥圆”,微博中,他与小徒弟的对话更是笑料百出。在释延参的管教下,他们的生活简单、忙碌,每天的必修课就是念经、微博。

  目前,释延参常住衡水市景县开福寺,和他一起生活的还有30多名徒弟,其中大多为80后、90后的年轻人,他们有的大学毕业多年,有的正在校读书,最小的徒弟刚刚15岁。如果不是穿着僧衣,很难找出他们与普通年轻人的差别,他们用手机,玩电脑,爱网络、爱音乐,追一些明星,有小徒弟爱看动画片,也偶尔玩网络游戏,平常的生活中,小徒弟们经常吵吵闹闹,甚至有时争得面红耳赤。

  “他们都比较单纯,缺少烦恼。他们本来都非常有个性,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也很叛逆,他们因为内心的信念来到这里,寺院的清规戒律渐渐磨平了他们的棱角,清静的环境让他们变得平和,当然,他们有的还是孩子,要用包容、理解的态度去对待。”释延参说。

  释延参的一名徒弟告诉记者,一些人存在这样的误解,认为出家人都已看破红尘、不悲不喜,其实不然,“他们都是普通人,选择出家只是选择了人生的一条路,选择简简单单生活,让心安静,让心坦然,而豁达、宽容的心态需要在生活中一点点精进。”释延参称社会对空门缺乏了解,空门并不是灭绝之门、抛弃之门,也不是在社会之外之门,这个空门同样是为了告诉大家,应该正确看待生活的烦恼和困惑,让自己更有智慧地生活、学习、走过人生。

  对于小徒弟来说,要领悟生活智慧,练就超脱的心态,寺院的学习至关重要。寺院的作息时间很有规律,每日清晨5点,小徒弟们起床上殿早课,念经拜佛,饭后,若无活动则自行诵经、打坐,晚上还有一次晚课。释延参在寺院期间,会另外安排学习时间,分别在上午、下午和晚上,集体开课,授课内容主要包括诗词、历史和《红楼梦》的讲解,每次课程约两个小时。

  释延参对徒弟听课有着严格的要求,他们要同步整理课堂笔记并将心得和疑问发布在各自的微博里,释延参的每一堂课,都有摄像机全程记录,以备其他寺院的徒弟学习。“小和尚们大多年轻、思维活跃,如果你用呆板的心态,枯燥的书本上课,他们不光抵触,还会叛逆,所以要选择生动的教学方式。”释延参非常注重徒弟们的文学知识积累和写作能力,他要求徒弟发微博,就是为了提高他们的写作、语言逻辑能力,他还经常要求徒弟写文章,而每年的高考作文成为小徒弟们必须完成的作业。

  释延参有大量时间在外地活动,走访名山大川、名刹古寺,参加社会活动,举办书画展等。2007年,他曾运作中国佛教网络电视台,制作佛教节目,每次外出,释延参都会带上几名乃至十多名徒弟一同随行,徒弟们各司其职,有的负责开车,有的更新微博,有的负责录制视频。在释延参看来,现代社会合格的僧人必须德才兼备,具备更高的传统文化知识和社交能力,这也是他培养徒弟的方向所在。

  这些选择出家的年轻人大多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并非如影视作品中描述的那样有过大悲大喜的过往,他们有的是因为个人追求,有的受家庭氛围影响,出家后,他们同家庭仍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现实中,选择出家和还俗都相对自由,此前报载昆明一方丈还俗结婚,引发社会关注,释延参表示,在佛教中,任何一个出家人,抵挡不住红尘诱惑,不想继续出家生活,只要通过正常程序,都是合法的,出家还俗也并不罕见。

  释延参高调修行、特立独行在引发围观的同时也引发“六根不净”、“蓄意炒作”的质疑,早在视频传出之初,就有网友质疑可能存在幕后团队策划。

  释延参的一些幽默语录和与徒弟的对白被粉丝奉为经典,“卖萌法师”称号不胫而走。现实生活中,释延参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和小徒弟们经常打成一片。为了避免小徒弟沉迷网络,他在徒弟们中间安插内线,用苹果鼓励举报,用重罚防止隐瞒,“一箱苹果很快就被分完了”。

  有网友提出质疑,认为释延参的言语过于随意、幽默,不符合出家人的形象,禅与萌似乎水火不容。释延参不以为然,他表示幽默是生活和禅学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禅学被西方翻译成冷幽默,禅学是一种生活的哲学,是一种生活的艺术,轻松幽默是它的重要组成部分”。

  长期陪伴释延参的恒秋经常被师父拿来在微博上调侃打趣,经常以“土肥圆”的形象出现在网络中,引来无数网友围观。生活中,释延参对这个徒弟可不敢怠慢,因为正是恒秋经常限制他的上网时间,每当恒秋要拿走上网工具时,释延参总会一脸无辜地说道:“我们关系好不好?”恒秋是一个90后,跟随师父多年,目前正在河北师范大学学习宗教知识,他告诉早报记者,自己曾内向孤僻,不愿与人交往,出家后,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豁达,师父在生活细节中展现出的智慧也让他受益。

  释延参高调修行、特立独行在引发围观的同时也引发“六根不净”、“蓄意炒作”的质疑,早在视频传出之初,就有网友质疑可能存在幕后团队策划。

  释延参笑言自己是一个普通、标准的“草根”,在网上写文章、发微博已是生活常态,“这件事之前,微博就有百万粉丝,经常被围观,真的没感觉到火”。他称自己“不说伤人话,不做伤人事,常结欢喜缘”,并不担心引发不满。对于炒作之说,释延参一笑而过,“我每天有忙不完的事,催促徒弟们起床、读书甚至要催促他们洗脸,生活很简单,我的成长史就是跟小徒弟们的一部战争史”。

  至于幕后团队的说法,释延参哈哈大笑,他说自己的确拥有一支实力不凡的幕后团队,在众多弟子中,不乏法律、艺术、金融等专业精英,但他们不为炒作,一直在积极推动建设弘扬人生哲学和传统文化的网络平台。

  释延参的一名徒弟私下坦言也曾对师父的高调有过不理解,甚至有人离开了寺院,但时间久了,便理解了师父的用心,“师父说在生活里参悟,在生活里学习,同时也是在生活里磨砺,并将其思想理念和精神实质运用到生活当中去,离开生活的佛法就是无稽之谈。”

  释延参毫不避讳网络给他和寺院带来的益处,“网络的好处说不完,对于我来说,它在建设寺院、培养僧人和文学出版方面带来很大帮助”。

  走红之后,释延参的微博一直“高烧不退”,私信和评论从未间断,几次在线访谈均引来疯狂围观,好奇者、求安慰者乐此不疲。

  释延参用真实、幽默又有哲理的文字,颠覆了很多人对寺院的刻板看法,很多网友赞其博文是“治愈系”,让心多了几分平和,围观网友中也有很多是因为好奇心理,为图一乐。释延参在微博上的这种淡定和走红,从另一个角度,似乎也反映出当下一些纷乱的网络现象和部分网民尤其是年轻网民的焦躁不安。

  “现在的年轻人压力线后,学习、就业、生活和感情方面都是困难重重,我真的很理解他们,也很同情他们。”释延参表示,烦恼、焦虑是网友提问的主旋律,具体内容涉及高考成绩、感情危机、工作不顺、家庭不和等,“感觉这些年轻人天天满怀愁绪、满面愁容,好像和人生有着深仇大恨,其实没有恨。”

  而粉丝的留言里也经常会谈到对当前一些网上传播的社会阴暗面的困扰,释延参认为,当下网络亟须传递正能量,“我把它理解为阳光、善良、温和、向上,不伪装自己的一些缺点,不减少对生活的热情,不计较别人的误解,不忘记对别人的感谢。”

  早在2010年,释延参要求每一位徒弟开通微博,每天更新,并要求内容平和、阳光,不提及个人烦恼,不传播负面信息,他和小徒弟们,携带幽默、智慧和小清新,以集团军之势,冲进微博阵地。在遭猴戏耍事件蹿红之时,释延参还特意召集徒弟开会,要求针对网友评论积极回应,决不允许争吵和辱骂,“如今,我有200多名徒弟活跃在微博里,我强调团体协作,我们的声音越来越大,影响也越来越广”。

  释延参的徒弟法名都是恒字辈的,在微博中也引发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其中不少微博粉丝数量动辄数万,多则数十万,他们中不乏90后稚气未脱的少年,就连15岁的小徒弟也拥有近5万名关注者,虽然他们发布的微博中,很多是师父的讲课内容、师兄弟的互相转发,但丝毫不影响粉丝的追捧,“网友只是渴望平静和天真,小和尚的出现给网络平添了另一道风景,注入另一种美好”。

  释延参也毫不避讳网络给他和寺院带来的益处,“网络的好处说不完,对于我来说,它在建设寺院、培养僧人和文学出版方面带来很大帮助”。

  据释延参介绍,随着我国宗教政策的进一步落实和完善,寺院修复建设步伐日益加快,目前释延参推动的修复、重建的寺院有近10个,分布在河北、河南和山东等地,“寺院建设不能动用国家财政,必须由寺院自行筹款,在这个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困难,而许多素昧平生的网友,因为信任帮了大忙,越来越多的企业家乐意为此捐赠”。释延参称,对于他来说,修复寺院的工作难点不在经费,而在于僧人的培养,“目前很多寺院都面临僧人缺乏的问题,而我能有众多徒弟追随,同样得益于网络”,释延参说,数年来,一些年轻人慕名而来,其中“不乏名校的高材生”,而网络就是重要的渠道。

  目前,释延参已出版《宽怀人生》和《细语人生》等书籍,内容大多为其多年来在博客中留下的生活感悟,“对于我来说,网络就像一个大U盘,保存了很多文字,没有接触网络之前,很多文章、诗词写一篇丢一篇,早已不见踪影”。据释延参介绍,目前已有不少出版社找他洽谈出书事宜,“我们出家人既不炒作,又不宣传,书画写作本是业余爱好,如今能公开出版,作品得到社会认同,这都是网络效益。”释延参称自己从小研习书画,曾任天津南开画院名誉院长,在多地举办个人书画展,“我这些出书、拍卖的收入都用在寺院建设和公益慈善上。”对于未来,除了继续出版书籍、修复寺院,释延参还计划投身佛教音乐、影视制作、养老院建设等领域。





相关阅读:新濠天地





a